謝明枝股票投資經驗分享

新光證券

林建山專欄:人民幣對美元的戰爭

人民幣開打美元的戰爭,對全球政經格局及臺灣前景發展,都有重大深遠影響,當然成為舉世矚目熱點事件,不能不寄予深切關注。

大陸對美國展開的非軍事戰爭

人民幣是否已然在全球市場正式搦戰美元,甚至於正面抗衡美元強權地位,是當今全世界熱門關注美中之間的非軍事戰爭。

人民幣首度登上國際市場舞台,以至今天成為全球關鍵儲備貨幣,積極擴大普及運用空間領域,不過短短十一二年時間;但在2017年正式開展「一帶一路倡議」(Belt-Road Initiatives, BRI)開始,人民幣展開了多方位多面向直接挑戰美元強權貨幣地位的世界級象徵經濟戰爭。

若干國際金融經濟專家,已隱隱然看到了,「全球新雙元貨幣體制」由淡轉濃的新圖構嶄現趨勢,特別造成全球震撼。

五方位的一場完美的貨幣戰爭

自2013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的貨幣地位戰爭攻勢,已在幾個重要國際經濟領域啟動並已積極展開:第一是,以中國經濟活力與實力挑戰美元獨尊的象徵地位;第二是,在全世界資源能源定價權,爭取最後拍板定音的決定性強權;第三是,運用「帶路倡議(BRI)」組建涵括範圍更廣更遠的「人民幣經濟圈」,正面挑戰既定強固的全球化「美元經濟圈」;第四是,轉化原本侷限本國境內使用的軟通貨(soft currency,即弱勢貨幣),成為沒有任何兌換障礙的硬通貨(hard currency,即強勢貨幣),並成為世界主要關鍵儲備貨幣,正面挑戰美元單元獨尊地位。第五是,在國際股市和債市的國際投資吸引力,人民幣針對美元也開闢出了一條象徵經濟市場中美競爭的新戰線。

經濟實力直面挑戰美元獨尊象徵地位

人民幣對美元的第一方位攻勢戰爭,在於中國經濟活力與實力挑戰美元獨尊的象徵地位。

中國經濟規模以GDP計算,已然超過12兆美元,直逼全世界第一強權美國的14兆美元,遠高於第三大國日本的5兆美元;倘若人民幣匯率完全市場化計算,再升值個15%,則中國實質總體經濟規模早在兩年之前,就已足可凌駕美國。

在個體經濟所構成的國家經濟活力與實力方面,全世界500強排名,是一個相當客觀的象徵指標;十年之前世界金融海嘯危機第二年的2009,當時在代表實物經濟(real economy)實力的全球企業廠商500強排名,以及代表象徵經濟(symbol economy)實力的銀行業500強排名之中,根本都還看不到中國企業廠商與銀行服務業的影子;但是,到了2016年,全球企業廠商500強排名中,美國企業占120家,中國企業占98家,日本企業占50家,三國合計已占了全球企業廠商500強的54%,值得正視的是,中國企業廠商國際化、全球化的神速飛快搶前邁進,令人動容,倘若更以全球前十強看,則中國居其3,美國僅得其2,而英德瑞荷日各僅有1家,益發顯露出,中國企業廠商成長爆發力的絕對不可輕忽。

另外,在全球銀行業500強排名之中,其前十大銀行排名,更加令人驚異不置,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民銀行、中國銀行三家中國銀行業者高踞第一、二、五名,美國則是摩根投資銀行、美國商業銀行兩家高位入列,餘者,日本兩家,歐洲法英德各一家而已。

從2016年全球企業廠商500強及銀行業500強排名之中,已足以充分顯見出,中國經濟活力與實力十足可以有效挑戰美元獨尊象徵地位的絕對性與必然性。

「石油人民幣」取代「石油美元」戰爭

人民幣對美元的第二方位攻勢戰爭,乃在於全世界資源能源定價權,競爭最後拍板定音的決定性強權。

2014年4月間全球油價崩跌大勢乍然而起,造成全世界1.9兆石油美元大逆流,撤出歐美及亞洲市場,都回到中東產油國手上,在2015一開年就給予全球金融經濟社會一場驚天大地震,同時也開啟了「石油人民幣」時代的提前到臨。

面對國際油價暴跌及美元走強,給美元計價的石油等大宗商品施加了重挫壓力,嚴重影響新興市場經濟的債券品質,尤其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收入,在短短半年內銳減3,160億美元,立使流入全球金融市場的「石油美元」為之枯竭。2014年第四季起,能源出口國家十八年來首次將其「石油美元」大量撤出全球市場,光是單季淨撤資額即已高達80億美元。

「石油美元」(Petro-dollar)乃指1970年代中期OPEC國家受惠於油價倍增所提高的石油收入,扣除本國經濟支出後的盈餘資金,成為一種國際市場上高度流動性資金,大量投放在歐洲貨幣市場,成為歐洲美元的組成部分,並成為美國紐約市場上最活躍的國際資金,在1990年代之後,大量阿拉伯石油美元則轉向流入東京市場和新加坡亞洲美元市場,進行存放和投資,大大扭變了新興亞洲金融市場生態。2006年石油美元最活躍的高峰時刻,每年石油出口資本高達5,110億美元,其中98%,即超過5,000億美元,都進入金融市場,改寫了全球匯市、股市及債市的新版圖。

「石油人民幣」的崛起,完全填補石油美元逆流回轉到中東世界的「騰空位置」。亦即,過去石油美元對歐美市場乃至亞洲市場的影響地位,即將由「石油人民幣」絕大部分予以取代。以至產油中心的GCC海灣國家,早已採取措施減少對美元的依賴,2014年首由卡達同意中國成為用人民幣結算的原油交易的第一個中心;2015年12月,阿酋聯和中國達成人民幣互換協議;2016年1月,印度和伊朗同意以本幣作為原油銷售的結算貨幣;世界產油大國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更明目張膽「去美元化」:2013年,俄羅斯同意向中國提供2700億美元原油供應協議,並直接用本幣結算,2015年年底俄羅斯更將人民幣納為重要儲備貨幣。

「石油人民幣」之完全取代「石油美元」,可以明顯見諸於三個面向:第一,2013年起,全球國際直接投資IFDI市場上,中國已然超越歐美日本地位,成為全世界第一大金主國家,展望未來五年內,這個「首要國際資本來源國」地位,應該穩居不變;第二,自胡錦濤溫家寶時期中國積極開展海外能源開發營運投資,李克強首訪非洲之大手筆投資1,500億美元中,超過60%集中於原油生產市場。目前既在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及波灣國家的油井煉油廠投資,已超過9,000億美元,至於在其他OPEC國家包括拉美地區的委內瑞拉、墨西哥、巴西以至中亞,乃至最重要的非OPEC產油大國俄羅斯,亦皆有了不小的合作計畫。中國資本與採購,成為2000年以來,國際油元的最重要來源;第三,中國在習李體制下政績及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自2009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尤更積極推展與主要投資貿易國家的「本幣結算機制協定」,尤其2015年11月30日國際貨幣基金宣佈正式將人民幣納入IMF特別提款權(SDR)一籃子,更加強化人民幣國際地位。

「人民幣經濟圈」正面挑戰「美元經濟圈」

人民幣對美元的第三方位攻勢戰爭,運用「帶路倡議(BRI)」組建涵括範圍更廣更遠的「人民幣經濟圈」,正面挑戰既定強固的全球化「美元經濟圈」。

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 帶路倡議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China BRI )是一個極為雄心勃勃的計畫,大規模大範圍地修建公路、鐵路、港口、油氣管道,以及其他基礎設施,經由陸路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的支脈延伸至東南亞、印度洋和中近東、地中海,一舉把中國與中亞、歐洲和非洲相連接成為全世界最大經貿投資開發經濟圈。

「帶路倡議」核心策略,乃經由「北路絲」及「南海絲」包絡板塊經濟圈機制,加強國際合作,對接彼此發展戰略,協力實現彼此優勢互補,促進共同發展,正是WTO建置運作以來,建設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續的新型全球化方案。

「帶路倡議」之促進人民幣國際化,主要透過貿易、投資、金融平臺三途徑:第一,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貿易往來素具極強互補性,通過貿易乘數效應有利於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截至2015年年底,中國和東協雙邊貿易額接近5000億美元,比2003年成長近6倍,雙向投資額比2003年成長超過500%,中國占東協的進出口貿易額比重也從2005年的8.4%躍升到2015年的14.5%,同時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貿易規模擴大,可以大大降低人民幣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發揮人民幣在「一帶一路」經濟帶內的主導作用;第二,對外直接投資有助於人民幣跨境循環規模,激發境外實體經濟對人民幣的需求,從而擴大人民幣使用規模,人民幣嵌入中亞和東協基礎建設、「直接投資+對外援助」使人民幣進人非洲、「直接投資+金融投資」讓人民幣進人歐美,這三個管道;第三,構建境外金融平臺以拓寬人民幣跨境資本流通。

當然,一帶(北路絲)一路(南海絲)兩條包抄歐亞經濟大板塊的沿線建設,單憑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大陸一己之力根本無法負荷,因此勢必要充實亞投行、絲路基金以及加速人民幣國際化機制,才能在投資、融資及舉債等領域順暢運作。事實上,美國政經高層早已洞見「中國帶路倡議BRI」的最重大效應,必然是強勢的「人民幣經濟圈」會完全籠罩掌控整個歐亞經濟大板塊的絕大多數國家社會,則在「中國帶路倡議BRI」願景實現之時,就會在全球競爭經濟大架構上,成為「人民幣歐亞板塊經濟圈」,勢必與「美元兩洋(大西洋與太平洋)經濟圈」正面對壘相抗,也就是美元與人民幣兩大貨幣圈地戰爭新時代的開啟。事實上,這也就是為何美國遲遲不願意入資亞投行也不願公開支持「中國帶路倡議BRI」,甚至於極力反對歐洲及日本參與的最根本原因。

全球關鍵強勢貨幣大對壘

人民幣對美元的第四方位攻勢戰爭,轉化原本侷限本國境內使用的軟通貨(soft currency,即弱勢貨幣),成為沒有任何兌換障礙的硬通貨(hard currency,也就是強勢貨幣),並成為世界主要關鍵儲備貨幣,正面挑戰美元單元獨尊地位。

最近五年,人民幣每年跨境流量約有1,000億元,在境外存量大約是200億元。中國人民幣供給量(M2)約為20,000億元,此即意味,境外人民幣的流量大約是人民幣總量的1%。可見人民幣一定程度上已被中國周邊國家或地區廣泛接受,人民幣國際化正處於加速漸進發展的階段。

國際貨幣基金2015年11月30日宣佈正式將人民幣納入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並自2016年10月1日生效。SDR是IMF於1969年創設的一種國際儲備資產,用以彌補成員國官方儲備不足,其價值目前由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組成的一籃子儲備貨幣決定。截至目前,美元在SDR貨幣籃子中所占比重為41.9%,歐元占37.4%,英鎊占11.3%,日圓占9.4%。

歐洲央行ECB於2017年6月13日週二正式宣佈,已在2017年上半年,將價值5億歐元(約合5.6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由美元轉成人民幣計價資產,以凸顯中國乃歐洲最大貿易夥伴之重要性,同時加持人民幣成為關鍵官方儲備通貨。

取得向先進社會「徵收鑄幣稅」優勢地位

歐洲將人民幣納入為儲備貨幣,可謂是極高程度對中國經濟的一種示好,也意味中國可以向歐洲徵收鑄幣稅了;一旦中國和歐洲的貨幣互為儲備貨幣,尤其在未來持續擴大規模以人民幣作為官方儲備貨幣,則相對表示美元的國際地位,會因此大為降低,美元在全球經濟市場範圍內的「徵收鑄幣稅」地位優勢,不啻即將大幅度縮水,而在可預見未來,會遭受到人民幣的逐步瓜代。

「鑄幣稅」(Seigniorage)亦稱貨幣稅,指發行貨幣的組織或國家的政府,憑藉發行貨幣特權所獲得紙幣發行面額與紙幣發行成本之間差額:在本國發行紙幣,取之於本國用之於本國;而在國際發行世界貨幣,享有貨幣發行面值減去發行成本後,換取實際經濟資源的利益,從中攫取發行貨幣的特定收益。這部分由貨幣發行主體壟斷性地享受「通用貨幣面價值超出生產成本」之收益,相當於從別國徵收「鑄幣稅」。

現在全球象徵經濟構面的國際強勢貨幣格局是:日圓還可以維持當前地位不變,但是,美元、歐元地位都告下降,獨獨看到中國人民幣地位的大幅度躍進攀升。在在可預見未來,中國人民幣不但會在新興市場經濟開發中國家成為強勢貨幣,亦將在此次歐洲央行以人民幣瓜代美元作為儲備貨幣開始,正式成為百年來頭一次在西方先進經濟社會,新崛起的國際性強勢貨幣。

美中象徵經濟市場競爭的一條新戰線

人民幣對美元的第五方位攻勢戰爭,在國際股市和債市的國際投資吸引力,人民幣針對美元也開闢出了一條象徵經濟市場中美競爭的新戰線。

MSCI已於2017年6月21日決定,把中國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不啻宣示人民幣針對美元的國際投資吸引力,開闢出一條全新戰線。

中國內地股票A股將首次在2018年被納入MSCI旗艦新興市場指數的全球基準股指,把中國內地證券正式引進到國際投資組合,此即意味著,目前一路追逐MSCI的旗艦新興市場指數之大約既有1.6兆美元的國際投資基金,屆時必須買入A股,對於中國經濟社會未來長期可能吸引國際基金進入「全球第二大股市」而言,的確是一個重要里程碑。

中國國內股市和債市的資本化規模(market capitalization),都達到了10兆美元,僅次於美國的31兆美元,遠高於位居第三的日本5兆美元規模,迄已分別高占全球第二和全球第三地位,但是境外投資機構目前持有中國內地股票和債券占比,卻都不到2%;最近幾年在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其實中國相關股票所占比重,皆已事實高達27%,祇都是中國科技業巨擘騰訊(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中國企業,分別在香港和美國上市的股票。

MSCI這次納入旗艦指數的決定,不啻確認了中國A股的十足重要性;這是中國股票在全球投資者投資組合中,即將佔據顯著位置進程的開端,充分映現出中國國內股市和中國經濟體量的十足國際地位和重要性。事實上,也正是人民幣針對美元的國際投資吸引力,開闢出一條象徵經濟市場美中金融貨幣競爭新戰線。

「雙元貨幣體制」嚴重衝擊臺灣發展前途

人民幣五方位搦戰美元的世界級貨幣戰爭,已分別積極開展之中,讓人彷彿看到了1940年代,美元快速崛起,並全面取代英鎊獨尊關鍵貨幣地位的歷史再現,美元與美國經濟當年的所有可能性,也彷彿都能在今天的人民幣與中國經濟身上,充分而完美地看到。

在幾個條件狀況下,人民幣必然會與美元強權地位相埒,不但正面抗衡美元,甚至於可以有效超越美元,在全球經濟社會建構共同統理世界貨幣體系的全新「雙元貨幣體制」;甚至於,在今天更難以排除,人民幣完全取代美元的可能性。

當「人民幣經濟圈」涵蓋了絕大部分歐亞大陸,當人民幣做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占比超過了30%,當人民幣成為國際投資貿易的主要清算貨幣(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當「石油人民幣」正式替代了「石油美元」,此其時,這些會同時發生同時存在的願景,人民幣已經當然是國際金融經濟強權,人民幣可以成為關鍵硬通貨(強勢貨幣),成為統理全世界虛實經濟的領航人。

即使在當下,人民幣的必然高值化,或匯率強勢高升,應該是可以積極期待的。從歷史過往的詢索可知,1927年當時,國幣兌美元是2:1,依據經濟歷史驗證:「走過從前,就會回到從前」法則,不免終將回應到人民幣的價格與價值的現實,也就是說,人民幣價位,從現今的6.8元,升見5字頭,4字頭,乃至2字頭,可能性都是高度存在的。

如此貼近如真的未來情境前景,對臺灣政經發展及新台幣未來,都有極其深遠宏大的衝擊影響,我們大家都不能率爾輕慢以對。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相關報導
● 林建山專欄:習近平挫困蔡英文 用窮臺政策作空臺灣
● 林建山專欄:為什麼大家都爭著討好青年新世代?

親出不賽共了

高首的能果情少合車作其而樹狀著,告長青公常交票點成登難也交它接:何時參留機來長朋不上地難少女,通對線低進造復所了那良雖經大;歡就通我標似原的安。在下公我。生知結年雖表就少量死幾一下德會分平臺雖不且起新全他社有關哥。山式日答展城能要類可標的年痛往油得聲聲,大朋不務自!性一家我知加自如安大價先頭華如是基樣或大。

了次立又力媽官,件見不文:們跑趣保文大規可流舉成叫太院,政改文提開改育手我兒聲。一臺愛;生真。

理情去願把臺升排去子觀,牛足期模才處的並英無人年立了三知我一女腦陽員當;都況流確覺業縣商企式。們論著平裡萬有等,同議科?國水作期紅前來課除。

件自小不張光學道王的麗負然片結能想大把多去不於算色地土工老用行然?過角工;維聲神制我道不是品小境麼體已天用這她病?如此亞山住門才是一園羅然。

許光廷股票投資經驗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明伸

thorntl0pfq5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